• 2011-01-08Story。

    你愿意吗?
    不知道。

    一场婚礼上的对白。
    浪漫的空气瞬间凝固。
    宾客面面相觑却暗自看着好戏。
    谁说不是呢。

    站在抉择的十字路口。
    往往总是开始犹豫。
    害怕付出将石沉大海。
    害怕努力将付诸东流。
    谁敢对未来保证。

    是的。谁都不知道。
    不知道何时来到人世。
    不知道何时去到天堂。
    不知道何时将被打败。
    不知道何时重新站起。
    不知道何时你会离开。
    不知道何时我将孤独。

    there are million reasons why i love you;
    but the main reason i love you is,
    you are my best friend,
    the best friend i ever had.

    Category:
  • 2010-11-11佛说。

    信佛是因为从小受奶奶影响。
    看到她初一十五吃素。
    听到她念叨观音生辰。
    把玩她的各式佛珠。
    跟着她去寺庙参拜。
    学着何为宜何为忌。

    长大以后。
    左手手腕上总带着一串佛珠。
    因为奶奶说这样佛离心最近。
    有时佛珠莫名地散了。
    权当是它替我挡了一次灾祸。
    收拾所有能找到的珠子。
    寄放在一个小小的红布袋里。
    然后觅一串新的戴上。
    就好像一种心理安慰。

    每到一处总会去寺庙转转。
    渴望寺庙与外界隔绝的清净。
    能让心忘记拖曳的牵绊。
    虽然有时事与愿违。

    信佛,信僧,但并不信和尚。
    当和尚拿起红包急匆匆地往衣袖里藏。
    当和尚挂上了政协委员之类的头衔大腹便便。
    当和尚带着捐款大户参观不对外开放的大殿。
    当和尚借着佛的威信招摇撞骗。
    他们只是个和尚。
    他们不是僧。

    至今不忘香格里拉的拉茸小伙。
    他随性,他浪荡,他油腔滑调。
    但谈到佛,他一脸认真。
    他说的那些话语已经有些模糊。
    但我记得当时我的想法。
    有一个信仰真好。

    好几个朋友去美国以后信了基督。
    他们说那是他们枯燥生活的精神支柱。
    或许我们生活得太幸福。
    却忘记了精神世界仍是一片荒地。

    常常看到这样一幅画面。
    奶奶一个人坐在阳台上的摇椅。
    阳光淡淡地铺洒在老人佝偻的身体。
    她闭着眼睛嘴里念念有词。
    双手之间的佛珠缓缓递送。
    有时总以为她或许是睡着了。

    Category:
  • 2010-11-07宽慰。

    宽慰很难吗?
    不知道。或许。

    曾经纠结于很多事情。
    后来想来那又怎样。
    有的如预期般发生。
    依然是措手不及。
    有的却从此消弭。
    之前的担心好像儿戏。

    有一天告诉自己。
    一切随遇而安吧。

    相信命运吗?
    相信。甚至坚信不疑。
    从降生在这个家庭开始。
    再也逃不出它的控制。

    很多时候觉得自己已然很幸运。
    所以随时准备着任何挫败的到来。
    感恩每一次的幸运。
    并不奢望下一次的眷顾。
    是你的总会是你的。

    或许有些消极吧。
    只是曾经冷眼旁观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。
    男男女女在其中各自作乐。
    忽然有一天。
    局散了。人散了。
    一切好像一场梦。
    一场没有谁记得的梦。

    请你带着我向前走。
    我害怕那些未知。
    但我会努力去面对。
    宽慰将陪伴着我。
    还有很多爱。

    Category:
  • 2010-08-18怕死又怎么样。

    那天和C聊天。
    她说起最近一个朋友忽然去世。
    然后我开始跟她分析人生的脆弱。
    最后她下线之前甩了一句。
    丫头。你也太怕死了吧。

    从来不否认怕死这件事。
    活得挺美好的凭嘛平白无故断了。

    设想过各种死法。
    雷雨天被闪电劈死。
    走路上被失控车辆撞死。
    飞机失事带着一身保险而死。
    开车时平行的大卡车翻车被压死。
    看风景时栏杆断裂莫名摔死。
    当然还有生一场无法挽救的病。
    还有好多好多possibility。
    反正我就是挺怕的。

    玩过一回跳楼机。
    然后就没啥兴趣了。
    刺激性游戏不适合心灵脆弱的我。

    其实怕死也没什么不好。
    就是觉得人在老天面前是如此的渺小。
    所以有一天开心一天。
    找乐子其实还是挺容易的。
    还是我的笑点比较低呢。

    虽然C已经离线了。
    但我还是回了一句。
    怕死又怎么样。
    难道你就不怕了吗?

    Category:
  • 2010-08-13明天还是个未知数。

    明天还是个未知数。
    这句话很多人说过。
    但从一个即将住进养老院的老人口里说出来。
    在对未来的恐惧之外。
    还带着一份叹息一份无奈。

    把老人送进养老院。
    从过去的不孝到今天的尽孝。
    每一个住进养老院的老人都有自己的故事。
    有的是因为儿女的不孝。
    而不得不为自己寻找最后一片栖身之所。
    有的是考虑儿女的辛劳。
    自愿但又不那么情愿地不愿劳烦他们。
    无论什么样的原因。
    都是因为他们对儿女的爱。

    当老父母站在你的面前。
    用握手来表达欢迎。
    当老父母注释着你。
    用客套的话语来问候。
    当老父母看着你离开。
    从沙发上起身挥手后重重坐下。
    这真的是他们想要的吗?

    其实也很难责怪那些把老人送进养老院的子女。
    毕竟其中的大部分也是为生活所迫。
    无法全身心地投入工作。
    也无法周到全面地照顾老人。
    为了他们的子女将来更好的生活。
    为了他们的父母能够受到周全的照料。
    他们选择把老人送去了养老院。
    只是养老院不应该成为老人的家。
    他们有他们想要回去的真正的家。

    之前去养老院慰问时候遇到过一位老先生。
    其实看起来也不是很老。
    约摸70几岁的样子。
    坐在椅子上看面前的演出。
    西装笔挺打扮得甚是庄重。
    只是双手紧紧地攥在一起。
    后来才发现他是在努力克制颤抖。
    不自主地颤抖让他觉得有点不礼貌。
    所以他的脸总是那么的紧张。
    又或者是不自主地颤抖让他开始害怕。
    害怕自己真的老了。
    害怕自己被儿女抛弃在这个地方了。

    毛老师有一次忽然对我说。
    等我老了,不要把我送去养老院。
    哪怕是请一个24小时护工也好。
    我点头答应。
    我希望将来的某一天。
    当沈老师或是毛老师说出。
    明天还是个未知数的时候。
    语气里是带着希望的。

    Category: